欢迎光临 帝国小说管理系统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> 推理 > 《温泉惊杀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一章 搞错了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温泉惊杀》 作者:赤川次郎

第一章 搞错了更新时间:2014-02-26

    那个房间黑暗如夜晚。

    但从盖着窗口木板的板缝闪身潜人的一束光线,可以得悉现在明显的不是夜晚。在那束细细的光带中,尘埃的漩涡缓缓飘动,从而知道这个彷若静止的房间也有空气流通。

    然而如此微弱的光线,不足以使室内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老人用沙哑的声音说。“水……拿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房间里,只有一张因长年久睡而变了形的弹簧林,以及几十年前做下来的桌予而已。

    老人还活着,只是看起来比木乃伊更枯乾。但对当事人而言,在昏暗中分辨不出他那满脸皱纹的表情,或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换作普通的情形,老人的说话声轻微得必须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才听得见,可是坐在林边一动也不动的“儿子”却似乎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走到桌前,把上面摆着的杯子拿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用颤抖的手接过水杯,正要端到嘴边的当儿,突然激烈的咳嗽里来,水杯从他的手掉下,滚落在斑剥的地板上,发出响声。

    咳嗽持续着,彷佛要把仅存的一些氧气从老人的肺里挤出来似的,喘息时混合着懋住喉咙的空气,仿如笛子吹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畜牲……”老人侈咦着,随着残余的呼吸说出那句话。“畜牲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感觉得到,自己那被残酷地使用了几十年的心脏,终于累得熬不下去,快要枯竭地倒下了。

    老人的眼皮不住地轻微颤抖,但在最后一刻却睁得老大地,转向林边的“儿子”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”老人用惊人的力气对“儿子”说。“如果……我死了……你要替我看守“它”……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儿子”不答腔,仅仅凝视眼前逐渐缩小而去似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假如……有人来这里的话……杀掉!”

    说出那一个句子的瞬间,老人的眼底骤然充满生气,甚至在黑暗中闪光。可是,那只是两三秒钟的事,老人眼中的光芒立刻消退,仿如盖上一层膜似地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好儿子……后事拜托了……不要让任何人进这间屋子。进来者……

    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他再喃语着一句“格杀勿论”,然而听起来只是微弱的呼吸声而已。

    老人的胸部停止了上下跳动,完全不动了。

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但是,老人的脸上浮起满足的笑容,彷佛因最后那句话十分适合自己似的而喜“儿子”一直注视老人的死脸。不流一滴泪,不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终于,“儿子”捡起滚落在地的水林,离开那个房间——那个因主人的“死”得到安息的房间。

    夕里子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大概姐姐绫子什么也感觉不到吧。妹妹珠美正在脑海中计算着,买手信给谁和谁,可以期待“回礼”,但不至于亏本之类,她也没留意到吧。

    可是,在新闻上看过无数次“这次连续假期,行乐的人空前”的夕里子,当见到长途巴士站冷冷清清无人等侯之时,不祥的预感即英上心头。

    老实说,在来这里之前,夕里子一直觉得“不安”。那种不安就像剪头发后,一根小毛掉在后脖颈上刺痒痒的,使人心烦气躁的情形一样,呼她苦恼。

    “出奇地空哪。”

    珠美终于察觉眼前的状况,停下脚步,把胀鼓鼓的大背包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时间尚早?”子悠悠然看着表。“距离出发时间还有一小时哦。”

    可是,夕里子不会因此而安心。

    “珠美,看着这些行李。”

    “是啦。”

    “事务所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那个箭头之处。”子指了一下。“上次我来的时候没留意到,找了好久哪。

    现在晚间来看时,有亮着灯,很显眼的。白天就根本——”

    姐姐的言论待会再转好了。夕里子塔挞塔挞地往那个明亮的箭头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子也小步跑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佐佐本家二千金,今年二十岁的大学生绫子,十八岁的高中生夕里子,以及十五岁的中学生珠美,准备利用这三天的连续假期去温泉旅行。

    站在省钱兼省时间的方针下(是谁立的方针已不言而喻),三姊妹一致达成乘搭深夜长途巴士是最恰当的结论,于是订好位子,配合出发时间,从寓所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姐姐去事务所期间,珠美把行李摆在前面着守着。三姊妹之中,以珠美特别吝蔷成性,在她那锐利的目光前,小偷或调包偷窃辈休想越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出发时间是十时二十分。现在是——九点半。站着等有点辛苦,不过巴士会提早到吧。

    现在秋夜稍凉,目的地是温泉区,可能有点寒冷,但是这样子离开东京几天,正好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“毕竟不管是热是冷,都要花钱呀。”珠美独自喃语。“热要冷气,冷要暖气,现在这种季节什么都不必,最经济。”

    姐姐们在干什么?

    珠美的眼睛转向明亮的箭头方向——突然感觉有人的迹象,珠美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那里并没有拿枪的强盗。

    什么人也没有?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对方在“下面”。一个外表看似七岁左右的小女孩。一屁股坐在珠美放在地上的大背包上。

    珠美呆呆地俯视时,女孩抬头向珠美例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哎。你在那里干什么?”珠美说。

    “在坐呀。”小女孩正确地答。

    “那我知道……这是姐姐的背包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珠美假咳一声。怎么啦?这孩子。不会是调包或偷东西的党羽吧?

    不晓得。说不定被这孩子分散注意力的空隙间,他的夥伴就——珠美赫然望望左右,问:

    “小妹妹,一个人?你跟谁一起?”

    “跟爸爸。”小女孩答。“爸爸不会开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,爸爸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他叫我在这儿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小女孩摇摇头。“我站累了,所以坐下。这里又软又舒服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难道——父亲撇下女儿跑了?开玩笑。我可没空跟这种事儿打交道!

    “爸爸马上回来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大概。”女孩显得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你说大概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因他说马上回来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那么,看,那边不是有长板椅吗?坐那边好不好?姐姐们呀,马上要搭巴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部巴士?”

    “哪一部……还没来呀,不过很快就到了。哎,爸爸不是马上回来吗?可不可以到别处一下?里头的东西会坐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女孩站起来。“若是这样,你早说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好会讲话的丫头。珠美气鼓鼓的,但是跟这种小不点儿吵架又嫌浪费精力。

    “看——跟姐姐一起的姐姐们回来啦。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女孩挥挥手回答珠美,然而完全没有移动半步。

    “哎,爸爸马上就回来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女孩稍微垂下眼。“上次他说‘马上’回来时,一年后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!”

    不会吧!毕竟真的有人硬生生把这女孩推给别人不成?

    “珠美,怎么啦?”夕里子走回来说。

    “唤,没什么。这小女孩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她爸爸去了什么地方,会马上回来,她在等着。”

    珠美有一半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“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问大姐吧。”夕里子气鼓鼓地说。

    稍微迟来的绫子露出那副魂不守舍的表情,珠美绝不是第一次见到……

    *“那么,巴士开走了?”珠美哑然。“不是十点二十分的巴士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。”绫子祈祷似地把两手交叉在胸前。“我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搞错了”

    “大姐呀,把‘二十时二十分’想成是十时二十分啦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时……那不是八时二十分了?”

    巴士已经出发一小时多了,不可能在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有古怪,怎么没人等。”夕里子的声音很疲倦。“据说今晚已不发车了。明天才有。虽有白天的班车,但从几个月前就订满啦,取消订位的可能性几乎是零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这样……”珠美捏紧口袋中的车票。“退不退钱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会退还的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珠美也埋怨不得。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绫子拚命装出开朗的声音。“说不定有人像我们这样,搞错时间迟到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有的。”夕里子咚地坐在自己的背包上。“虽然世界很大,大概只有姐姐如此迷糊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……是的。”绫子不禁低下头去。“我……真是窝囊啊!”

    夕里子深深叹息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对。因为考试考忙了,把事情交给姐姐去办。我应该自己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夕里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,珠美。”夕里子站起来。“在这里挨到天亮也无济于事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珠美彷佛还不能接受现实似地呆立在那里。“可是——我向公寓的人交代过啦,说我们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法子?只好说是改变计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有人托我买土产……”

    “土产的话,百货公司也买得到——来,拿行李吧。”

    夕里子发现那个小女孩一直睁大眼睛看自己,于是问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好可怜。”小女孩说。

    夕里子笑一笑:“谢谢。你同情我?”

    “那个姐姐,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女孩指的是垂头丧气的绫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大家去不成了,是大家可怜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女孩摇摇头。“那个姐姐最可怜。她以为自己做了坏事了,但她不是想做坏事呀,她只是搞错而已,不能欺负她呀!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欺负她哟。”

    “有欺负。”

    女孩的话里显然地对夕里子含怒。夕里子困惑了,然后心被打动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夕里子点点头。“可能是的。可能我在欺负她,这是不行的,不能为这种事欺负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错嘛。”女孩说。

    绫子的眼睛倘出泪水来了。夕里子望一望,然后……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服了。”夕里子说。“姐姐,你别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哭。”绫子抹着眼泪说。

    “总之——当前怎么办才好?”夕里子说。“珠美,你有没有精神在这一带过夜?”

    “过夜?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行李摆在那边,坐在行李上等天亮。怎样?”

    “可能很有趣哪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那么,万一有人取消不来时,我们就能最先上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试试着吧!”珠美点头。

    “夕里子……珠美——对不起哦。”绫子搔着头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绫子姐姐嘛。”珠美笑了。“与在这里等,不如到那间咖啡室吃点东西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请。”绫子即刻说。“哎,你也吃点东西好吗?”

    她连小女孩也邀请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若回来也马上看得见的。”

    珠美这样说时,女孩也安心似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夕里子问。

    “三宅久美。”

    “久美小妹妹,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女孩霍地捉住珠美的手。珠美有点意外。终于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绫子停下脚步。“我忘啦,我想买旅行用的洗衣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洗衣粉?那边转弯的地方,不是有间便利店么?”夕里子说。“我去买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啦。你们先去店里。我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迷路罗。”珠美取笑一番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。”绫子笑说,补充一句。“大概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替你把行李拿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我很快就回来。”绫子快步往前走,回过头又指着问:“夕里子!是不是从那边转弯?”

    夕里子向她点头后,不禁喃语:“真叫人不安……”

返回列表 返回简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