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 帝国小说管理系统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> 军事 > 《炮群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十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炮群》 作者:朱苏进

第十章更新时间:2014-02-27

一、双重杀伤

苏子昂率有一二二榴弹炮6个连;八五加农炮6个连;-一O口径十七管火箭炮3个连;一二O迫击炮3个连;此外,他还增配了只带番号、不含实力的图上部队:一三O加农炮3个连;一五二加榴炮3个连,它们共同组成一支层次丰富、火力绵密的地面炮群,统属苏子昂指挥,并且高高托举他。

苏子昂还从未享有过这么多火力,他把它们分三个网络配置到四十多平方公里的阵地区域里。它们延伸出来的弹道,足够控制二千五百平方公里的地域。它们每分钟能倾泻上百吨弹丸,大片地域及空域的气温将升高三至五摄氏度。声浪在山谷间撞来撞去,太阳也将退远一些。这时,苏子昂特别思念他在学院时期的同学,真希望他们坐在观礼台上,看看他也有过如此辉煌的瞬间。许多年来,他渴求这个瞬间如同渴求一个公正。

炮火会洗净他的压抑,弹道重新扩张了他的胸膛。人生是一个浪头,因此只有一次顶点,阳光也只在这顶点上停留片刻随即离开了,但是一个顶点足以补偿无数个弯曲。

苏子昂想起苏联卫国战争初期,斯大林把幸存的红军将领从牢里放出来,交给他们部队,让他们上战场。他们异常忠于祖国,甚至比没有受过冤屈的将军更加忠勇。他们喊着"乌拉"战死……苏子昂开始理解他们的激情了,因为斯大林把战斗掷还给了真正的军人,如同允许情侣拥抱。军人的激情便是军人的宿命。

……

中间部分缩略

……

母亲给宋泗昌端去一杯茶,顺手取走他的军帽挂到衣架上,然后,朝二人款款一笑,欲离去。宋泗昌喊住她:"照我们商量的,等下,司令员、政委,还有老刘、老王他们都会来家吃饭,叫胡师傅辛苦些,做几个菜。你呐,弄一个汤吧?你做的汤全军第一!哈哈哈。"

母亲笑道:"多年不弄了,试试吧。"她把手轻轻地按住苏子昂肩头,柔声说,"你坐啊,晚上在这吃饭,饭后送你回家。"

宋泗昌手掌轻击茶几,连声说:"在这吃在这吃,我们有话说。"母亲离去了。宋泗昌含笑望定苏子昂,"我终于要有个家了,你意外吗?"

"开始有些意外,后来想想,这才像你的风格。你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,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。"

"苏司令员在世的时候,我就暗暗地喜欢她了。用年轻人的说法,叫做崇拜吧。我没想到能如愿以偿。我对你父亲的感情颌忠诚,你十几年来全知道,我至今不会变,现在,我要娶他的妻子了,你信不信,我多少有点犯罪的感受。但是,这更使我加倍喜欢她,什么也挡不住我娶她。"

"她嫁给你,我放心。父亲已经死去多年,活着的人应该活得更好。啊,我敬佩你的勇气,现在你什么都得到了。"

"准备今晚正式地意思一下,请几个人在家聚聚,此外就不摆什么场子了。这是我希望你回来一下的原因,你的两个妹妹,明天才能赶到。不等她们了,你回来就行。你是你父亲的推一儿子。我是不是太迫不及待了?"

"有一点。坦率地说,我们正在奔赴前线……我觉得反差太大了。"

"我知道你会这么想的,我过分了,毫无顾忌!把个团长叫回来参加自己的婚礼。"

宋泗昌呵呵大笑,"不错,我就是这么干了,有人会给我记上一条的。但是,我是这么想的,要是你不在,我就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父亲。偷偷摸摸,不够光明正大,啊,不尽兴不过瘾。"宋泗昌眯住眼,低声道,"我准备为此付出代价。"

"为什么这样说?"

"哦,你刚才怎么讲的?我什么都有了,对吧?未必呀,苏子昂。我娶了你母亲,娶了前司令员的遗孀,这种事发生在我们现实生活里,会造成什么影响?我这个副司令,这个中将,基本到头了,再也休想当什么大区司令了。大家都祝贺我成家,都来喝我的喜酒,嘴上不说,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,我没犯法嘛,公民权利嘛,但他们心里都明白,我把前途断送掉了。"

苏子昂真正感动着:"这很像历史上的一些故事,不爱江山爱美人。"

"我不管什么故事不故事,那都是人编的。我两个都爱,人家怎么理解,随他去,我不想把自己撕开。我承认现实,也不能太屈服现实。"宋泗昌走到窗前,仁立一会,"等我退下来后,种些花,读读书,练练书法。你和爱人孩子搬来住好吗?我喜欢热闹。我没有儿子,一直没热闹过。我期望,从今以后我们能成一家人。"

苏子昂想:他想成为我的父亲。

宋泗昌道:"这个问题可能叫你难堪,你不必立刻回答,我宋泗昌也不喜欢叫人怜悯。等你以后想定了再说。现在谈另一件事,你们团的情况我基本了解,枪毙谷默是不得已,实际上也是为那场战争做出的牺牲,你们做得对!现在士气怎样?"

"哀兵,真正的哀兵出击。"苏子昂汇报了炮团目前情况。

"你们军的参战任务取消了,部队原地待命,照常训练,保持参战态势,使我们的战略意图,在敌人国内看起来没有变化。但你们作战任务已被终止了,部队不会再开进一步。"

"为什么?"苏子昂惊叫,霎时感到极度空虚。他大叫一声后,实际上已迅速绝望。

"别激动!"宋泗昌轻叱着。"你又不是没一点战略眼光的人,总该有些思想准备。现在该国已表示愿意参加国际谈判,我们没必要再加强军事压力了。战争原本就是政治的在该国已表示愿意参加国际谈判,我们没必要再加强军事压力了。战争原本就是政治的延续,是为完成政治目的而不得不使用的军事手段,现在我国政府的目的已基本达到了,你们要准备撤军。"

"我明白!我简直太熟悉这种政治谋略了-政治与军事不可克服的矛盾.经常给军人造成严重伤害,-约米尼说抵"苏子昂忽然在身上乱摸,翻出那两枚围棋子,放到茶几上,微微地笑着,"这是一个战士的遗物,喏,一黑一白。在枪毙他之前,你们对所谓的战略意图都已知道得清清楚楚了吧?"

"我当然清楚。不过,这不会改变判决。你们已经进人战时,就必须把一切都纳入战时轨道。否则,那只是在口头上空喊打仗。"

我们千方百计费尽心机,才把部队激发到临战的边缘,我们把全部力量都投入其中了,如果这股力量得不到爆发,它会反过来伤害部队自身!在我们营区边上,就有一个团的残骸,它是大裁军的时候垮掉的……"苏子昂苦痛至极。

宋泗昌沉默许久,道:"考虑到了。我知道你们面临危机,军心可能大乱。下午的会议已决定,我代表军区党委去部队宣布命令,明天乘值班机,你必须和我同机返回。"

苏子昂哺哺地:"当了军人终生遗憾,不当军人遗憾终生。"

"高级指挥学院张院长亲自找我谈过,他很欣赏你。他认为,你更适合于从事军事研究工作。学院的着眼点更远些,自由度也更大些,也许你在那里更能发挥才能。他跟我要你,很坚决。"

"你的意见呢?"

"我同意。因为,你们这代人可能不会有战争机会了。"

"击中要害,"苏子昂木然。

"洗个澡去吧,一股子炮油味。换套衣服,你可以穿我的衣服,我们俩身材差不多。

你把我的军衔扒掉,佩上你自己的军衔就行了。去吧。"

苏子昂想:我多久没洗澡啦……朝门口走去。临出门时回脸望一下宋泗昌,见他正在拨弄茶几上的两枚棋子,便说:"它们是云子,是围棋的棋子。把这两个子儿撩起来,可以变出六种组合形式……"

"别说啦,孩子。"

苏子昂洗完澡走出浴室,母亲觳采洗着一套军装过来了:"这是他的,你换上吧。"

苏子昂打开看看,母亲已经去掉了宋泗昌的中将军衔,换上了他的上校军衔。他穿上军装。母亲靠近他,小心翼翼地替他翻出领口,他看见了她头上有几根白发,以及她躲闪着的、潮湿的眼睛。他变得很僵硬,听由母亲的手在他身上抚动。母亲靠得更近了,几乎贴在他胸口,声音颤抖:"子昂,我对不起你父亲……你别怪我。你们从来不回家看我……我一个人实在过不下去……"-她终于哭泣了。

苏子昂扶住母亲:"爱他吧。我爱你们。"

宋泗昌在楼下开怀大笑,隐约还有其他人的声音。母亲说:"下去吧,他们全来了。

"她背过身去擦泪,然后匆匆离去。半道上又站住,回过身来略微发抖地道,"搬来住,好么?"

苏子昂极感难言。母亲赶紧说:"那么常来看看我,好么?"苏子昂用力点头。

夜晚,苏子昂乘宋泗昌的轿车回家。在距干休所几站地的街口,他下了车,他要一个人走回去。此时,月亮只为他而发光,街道只为他而延伸着。他不思考回家之后说什么,准备一切听凭自然。现在,他只好好地享受独自归家的美好境界。

干休所大门关闭,他推开边门进去。幼儿园门口亮着一盏照明灯,那灯将亮到天亮。

他又在两边的建筑物上嗅到了太阳的气息。他看见有一个老人在铺满月光的草坪上演练气功,白发晶莹如雪,双臂缓缓浮动,老人没有左手,但丝毫不影响他那玄妙的功法。苏子昂猜出他是同一幢楼的黄老,他的左手是被敌人战刀劈掉的。每天早晨,他都用断臂挽着只菜篮子,篮子里有两瓶奶,牛奶是孙儿的。

苏子昂继续往前走,忽然念动:和这院内一大片混混饨饨的老人们相比,自己竟是一个平淡的人。月光使地面的一切变得含蓄。月亮是一个老人。

苏子昂沿着熟悉的小路朝深处走。

路尽头,是家。

路尽头,只有家。

上一章 返回简介 返回列表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